延續上一篇『家庭篇』~~我們繼續討論校園霸凌為何事件仍層出不窮的原因,其一是家庭、其二與師長的處理態度有關。


2.師長→學生對霸凌的價值觀及行為

在我們成長的過程中,也不知從何時開始,社會上常有家長告老師學生告老師家長告學校等諸如此類的情形發生,若事態嚴重到需走司法途徑處裡,倒也沒什麼不行,但問題卻是常發生有爭議的事件且大多數人認為不合理的一方獲得勝訴的狀況,屢次頻傳!久而久之造成部分民眾的價值觀偏差自身權益意識無限上綱,司法開始出現正義失衡、不被人民信任!演變至今,造成師長在校內無法適當地管教學生,甚至對於行為偏差者無法或擔心給予懲處後,會造成自己丟了飯碗、搞到要一天到晚上法院,影響生活、工作,身心俱疲。

讓師長(包含老師、生教組長、訓導主任、教官等)在法律不完整且沒有安全保障的狀況下,如何根據自身專業來針對學生的行為給予適當地教育呢?這些都是會在發生霸凌事件時,處處影響著師長處理態度的原因。為避免惹禍上身,根據特定背景的學生施暴或有誇張行為出現(打群架、抽菸、惡作劇)時,能盡量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能冷處理就冷處理,能把事情壓下來就不按程序走,這樣的環境如何讓我們的教育人員能無後顧之憂地協助該協助的學生、管教偏差的行為呢?這樣的社會氛圍不僅會消磨師長對教育的熱情,還會助長特定背景的學生或霸凌者的偏差行為,造成霸凌事件越來越棘手、發生率越來越高,好像現在的校園霸凌變成是一種常態!

曾有個真實案例是這樣...霸凌者為A、被霸凌者為B

A在學校看不爽B很久了,於是在某天放學後,AB鎖在教室裡,從放學時間約下午4:30左右一直鎖到接近晚上9:00,這期間沒有任何一位師長或警衛人員發現,A也裝作沒事地就回家了,後來是因為B母覺得不對勁找不到B人,透過一連串聯絡補習班、B的好友等,最後才找到學校,發現B被鎖在教室裡出不去,當時還是不能帶手機去學校的時代,所以沒有手機也沒辦法求救,直到B母找到人,這才揭發整件事情的經過。雖然A不是特定背景的學生,但某種程度也算是班級中的小霸王,所以經B母和老師、訓導主任商量完之後,這樣可惡的行徑居然沒有受到任何懲處,事後A無需對自己的行為負任何責任!

B母→因擔心懲處A後,會造成B在學校無法繼續待下去,容易再繼續被欺負,所以決定息事寧人和師長商討不給予A懲處。這樣的處理方式固然不妥,但B母也是為了孩子後續的考量,只能忍痛選擇這個方法。

不過我認為可以軟處理,卻不能不處理!曾經看過一篇報導,一樣是校園霸凌事件,被霸凌者的家長與B母一樣有相同地考量,但她的處理方式是私下去找霸凌者談話,與他分享作為母親聽聞自己孩子的遭遇,有多麼地難過和心疼,並告訴霸凌者,她不生氣,她知道他(霸凌者)是個好孩子,會這樣做絕對不是有惡意的,希望這件事能讓霸凌者學習到自己也有母親,母親也一定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孩子受到這樣的遭遇,後來這兩個孩子還變成了朋友,可見軟處理的方式針對青少年是有效的!所以我認為軟處理是個能夠參酌的處理方式。

師長→因多重考量、當事人又不追究,所以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班級就像個小型社會,群體中有很多狀況難以單一處理,師長為了顧及B在班上能夠繼續生存,也顧及自己的安全,能不招惹學生就不招惹學生,現代社會學生打老師反而會變成英雄,多方因素讓老師選擇冷處理的方式帶過整件事情。

若政府能重視司改議題,我相信司法改革能對師長在管教學生有很大的保障,也能維持社會正義的平衡,削減民粹化的社會意識,社會氛圍改變進而就能影響校園氛圍,因為校園在某種程度上是社會的投射。雖不能根除霸凌的問題,但能有效減少案件發生率,提升師長的尊嚴及恢復校園規範的約束力。

校園霸凌看似雖存在校園,但環環相扣的問題卻是由社會氛圍演變而來,因此無法以單一方式論處,寫這篇【校源霸林】目的就是要影響更多人來一起關注這項議題,因為它其實離我們很近,離我們的孩子更近!有你我的關注及監督政府的效率才能讓這個社會往一個比較正確的方向前進,也才能讓我們的孩子有一個安全健康的環境能安心成長。

 

此篇為師長篇

 

~~~未完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可以追蹤我的FB粉專

 

 

 

 

 

文章標籤

大小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